歡迎訂閱 Ifunny趣味新聞 新聞推播。

請點選「訂閱」後,再點擊「允許」即可完成網頁新聞推播訂閱!

分享

殘忍!3歲女童遭母親情夫虐待後昏迷一年多,傷痕遍布她的全身!


545天,躺在病床上的小辛怡仍未清醒,新加的電療法會讓她的頭部有些許震動。

 

545天,辛怡的父親張少峰一直在北京照看她,而母親劉某麗則在洛陽市看守所日日懺悔。

 

545天後庭審時,劉某麗的情人趙某飛仍在庭上給自己做無罪辯護,張少峰情緒激動地將手機砸向趙某飛。庭審外的張少峰家人及劉某麗家人沒有爭吵卻是兩種情緒,張家人情緒激動地在庭外罵著趙某飛,劉家人此行的目的則是為了見見劉某麗。

 

張少峰說,他相信劉某麗沒有動手打孩子,但他恨的是為什麼整個施虐過程中,劉某麗不通知自己也不上前阻止,更可氣的是事發後還向他撒謊,辛怡身上的傷都是摔倒所致。

 

3周歲的辛怡已在病床上躺了一年多,其間她被輾轉送了多家醫院,洛陽、上海、北京,小小年紀的她並沒有機會看到這些城市的風光,因為自2015年9月18日夜晚的那場噩夢以來,她再也沒睜開過雙眼。

 

2015年9月16日至18日,煙頭、膠布、刀片,這些本不應該出現在辛怡生活中的物品,一次次地落在她的身體上,燙傷、刀傷遍布辛怡的脖子、四肢。2015年9月19日,辛怡被親生母親劉某麗送往醫院時,劉某麗給出的受傷理由是公園摔傷。

 

醒不來的噩夢

 

辛怡的噩夢開始於2015年9月16日,直至今日,她仍未醒來。

 

“晚上,她告訴我孩子在公園摔傷,第二天早上就買了票回家。到達洛陽某醫院時,辛怡的身上全是傷痕,手心被割傷,大腿根部被燙傷,肩部還有被透明膠布纏繞後留下的傷疤。”張少峰比劃著手指心說道。

 

據悉,辛怡受虐待是在2015年9月份的3個晚上,“他們嫌孩子煩,所以就想著虐待孩子。”張少峰從妻子劉某麗口中得知,第一天晚上,其情夫趙某飛用刀片割孩子手指並用熱水燙手;第二天晚上用煙頭燙孩子手;第三天晚上直接把辛怡用膠布包裹起來倒立了半個小時。自第三天夜晚那次不可逆的倒立之後,辛怡再也沒有醒過來。

面對劉某麗的講述,張少峰質疑其為何不救辛怡,“當時她給我的理由是趙某飛威脅她,要是救辛怡就會殺了她全家,所以那三天她都沒有救孩子。”

 

據媒體報道,經審訊,劉某麗承認,小辛怡是她和情夫趙某飛在賓館幽會時,被趙某飛打傷。在張少峰提供的一份妻子供述書中寫道:“我跟趙某飛在賓館看電視,辛怡哭鬧,趙某飛很煩就打了她。用膠帶綁了胳膊和腿,用煙頭燙,還把她的頭往地上砸。第二天中午,發現辛怡沒反應了才將其送往醫院。”

“孩子是事發後第二天才被送往醫院的,我到醫院看到辛怡躺在重症監護室,直接暈了過去。”經當地醫院護士提醒,張少峰開始懷疑導致孩子身上多處傷痕的原因。同時,一些關於妻子劉某麗和鄰居趙某飛的閑言閑語也傳到他耳中。

 

 

病床上的辛怡開始接受電療。

 

2015年9月23日,張少峰向當地派出所報警。

 

據當地媒體報道,2015年9月29日,二人被嵩縣警方刑拘。11月5日依法逮捕,12月31日案件偵查終結,並移交檢察院起訴。

 

如今,辛怡仍躺在北京某醫院的病房,“我從小就缺少父母的愛,所以希望辛怡能夠醒過來,以後我可以照顧她一輩子,我不希望她跟我一樣缺少家庭的溫暖。”這個小學未畢業的男子在病房外說著將來的打算,現在醫生口中的50%醒來的希望,便是他的支撐之一。

 

張少峰的手機里有辛怡3個時期的照片,被虐打前的辛怡白白胖胖,棉絨的帽子戴在她的頭上顯得逗趣可愛;被虐打當下的辛怡皮膚發紫,身上布滿刀傷、燙傷,手上鼓起了硬幣大小的水泡;而現在躺在病床上的辛怡,模樣已經大變,重要的是,她再也沒有醒過來。

回家後先給劉某麗收拾衣服

 

據悉,張少峰與劉某麗相識於2011年,由親戚介紹,談戀愛後,在外打工不到一年的劉某麗被張少峰喊回老家。由於訂婚彩禮問題,兩人私奔。一年多後,劉某麗懷孕快要臨產時,張少峰到劉某麗的娘家提出要結婚。生下辛怡後一個多月,劉某麗還到娘家住了數日。

 

之後兩人在嵩縣田湖鎮毛莊村老職高學校租了一間一室一廳的房子,張少峰在外打工,劉某麗則在家照看辛怡。

 

2015年6月,劉某麗與樓下的趙某飛相識並同居。2015年9月,劉某麗和情夫趙某飛開房期間,女兒被虐待至今未醒。

 

如今,張少峰和劉某麗位於田湖鎮的家里維持著事發前的擺設,廚房里的柴米油鹽都還保持原樣,家里還有很多辛怡玩過的玩具。

 

張少峰家里很多辛怡玩過的玩具。

 

回到家鄉的張少峰第一件事便是趕到家中,“這些櫃子里還有很多辛怡媽媽的衣服,我收拾下,明天給她送到看守所。”問起他是否還關心劉某麗時,張少峰則回答說這些衣服不送也是浪費。

打包好兩大袋衣服之後,張少峰指著二樓的某戶人家告訴記者,那就是趙某飛的家,現在里面住著他的父母。3月16日,記者在洛陽市中院見到了趙某飛的母親,其一直情緒激動、罵罵咧咧,最後於開庭前離開了法院。

 

 

張少峰站在出租屋的客廳里若有所思。

 

鄰居告訴記者,事發前很多鄰居都聽聞了劉某麗和趙某飛同居一事,“張少峰在外打工時,平時看過他倆一起出去玩。”鄰居表示,出事之前趙某飛住在此處,目前趙某飛的家中住著其父母和女兒。

 

據悉,辛怡被虐待的事發地“家庭賓館”距離張少峰家兩三公里。3月15日下午,記者來到“家庭賓館”,此賓館由一幢兩層高的農村住房改造而成,有的客房里住了三四位住客。記者表明來意後,該賓館老板情緒激動地表示他們不接受采訪,對於劉某麗和趙某飛一事也不願透露。

出軌的她生性膽小

 

3月15日,記者來到劉某麗的娘家,由於信息閉塞,劉某麗的家人並不知道其在網絡上受到輿論抨擊。劉某麗的父親劉華(化名)、奶奶、姐姐都在家中,但三人都回答不出劉某麗的出生年份。劉華表示,劉某麗出生未滿月時,便被其母親帶走,直至其9歲時才回到家中。

 

“她媽媽走了之後,和別的男人生了個兒子,9歲被她媽媽送了回來。”劉華表示,被送回的劉某麗反應慢且性格膽小,有點大的聲音響動她便會害怕得不敢說話。

 

回到家中的劉某麗被父親送到學校讀書,但讀完三年級,劉某麗便以不想讀書為由輟學。在家待了一陣,十三四歲那年,她經由親戚介紹去了福建打工。“打工期間,由她姑姑介紹認識了張少峰。”劉某麗的嬸嬸告訴記者,兩人認識之後,劉某麗便提前回到家中,之後她便隨著張少峰離開家失去音訊。

 

對此,張少峰表示,由於自小父親去世、母親改嫁,在認識了劉某麗之後,準備入贅到劉家,“但當時他們家要五萬塊的彩禮錢,我就和劉某麗商量著一起出去打工掙錢再回來結婚。”

 

在劉家采訪期間,其家人多次強調劉某麗生性膽小、反應慢,張少峰也表示劉某麗膽子小,但生活中基本跟正常人一樣。

 

劉某麗的奶奶非常想念孫女。

 

劉某麗的嬸嬸透露,劉某麗9歲被送回家里時,性格特別膽小,“她說在那邊(劉某麗母親那里)被打,有時候也不給飯吃,回來後我們都覺得她和正常人有點不一樣。我聲音大點她都害怕地盯著我,一句話不說。”

 

劉某麗娘家還有一位80歲的奶奶,自其出事以來,老人的身體每況愈下,“我還能等幾年,不知道你出來,還能不能見到你。”老人哭著說。

 

 

劉某麗的父親拿著從看守所退回的衣服。

 

對於為何不去照看辛怡,劉某麗的父親劉華表示,“我們每次打電話,張少峰都罵我,另外我們也不認識字,真的去不了遠的地方。”劉華稱,2016年下半年他去過一次看守所,但是未見到劉某麗,帶去的新衣服也全部帶回了家。

 

庭審:情夫完全否認罪行

 

3月16日,“辛怡案”在洛陽市中院進行審理,但未當庭宣判。

 

庭審當天,張少峰和劉某麗的家人都在庭外等候。庭審時,張少峰因聽到趙某飛完全否認其罪行,一度情緒失控中途退出了法庭。“劉某麗直接指控了趙某飛,趙完全否認是自己干的。”庭外,張少峰在家人的陪同下,情緒逐漸穩定。

 

張少峰的代理律師計時俊告訴記者,出席庭審的趙某飛否定自己的罪行,“他認為自己沒有拿煙頭燙小孩、沒有倒立小孩、沒有拿膠帶紙綁小孩,但是劉某麗在庭上完全指認趙某飛。”

 

法庭外的張少峰,在親戚友人的安撫下情緒逐漸穩定。

 

計時俊強調,此案的一個關鍵點是趙某飛和劉某麗都承認事發前一天晚上和辛怡在一起,並都承認辛怡在第二天出現吃不下飯、醒不過來的症狀,”趙某飛和劉某麗都承認自己把孩子送到醫院,醫院也能證明當時小孩送達醫院時已是顱腦受傷,身上多處燙傷、撕裂傷。所以無論從刑法理論還是實踐來說,都能證明肯定是這兩個成年人對孩子實施了某一種侵害行為,導致這個孩子產生這樣的情況。”

 

計時俊表示,案發現場所查獲的煙蒂及膠帶,上面都能夠查出小女孩身上的皮膚組織、趙某飛的DNA,“那麼就證明膠帶跟煙頭曾經作用於這個女孩,即此傷害行為作為一個連續的傷害行為來說是成立的,雖然無法分清究竟是誰所為,但至少能肯定是兩個人一起干的。”計時俊強調,他在庭上的觀點是:如果無法區別主從犯的話,給這個孩子造成這麼大傷害,應該兩個人是共同的主犯,共同受到相應的法律處罰。

 

據計時俊介紹,法庭上檢察官在講公訴詞時,從人文關懷的角度講了很多,並且數次哽咽。“我作為附帶民事訴訟的代理人,也幾次哽咽得說不出話來,劉某麗的辯護人在整個辯護過程中都在流淚。”計時俊說,整個庭審過程非常感人,但趙某飛一直否認自己犯罪。

 

據悉,劉某麗從庭審一開始就認罪,計時俊表示,當庭上列出證據來論證是他們傷害了這個孩子時,劉某麗從哭泣到嚎啕大哭再到全身痙攣,並在最後表示,雖然這件事情不是她做的,但是作為孩子的監護人沒有保護好自己的孩子,她表示自己罪不可恕,願意接受任何懲罰。

 

計時俊表示,此次庭審比較遺憾的是兩位被告人都不願意就民事賠償做任何表態,“女方認可賠償數字,但不願表態願意賠償,男方則是其沒有傷害故不用賠償的態度。”計律師稱,檢察官給趙某飛的量刑意見為10年以上直至無期徒刑,他提出的是無期徒刑限制減刑。

 

劉某麗:希望早點出去照看女兒

 

劉某麗表示,是趙某飛虐打的辛怡,“我沒有參與,也製止了,他把我推過去,不讓我去(帶走孩子)。”劉某麗稱她因為害怕,沒有上前製止,並表示趙某飛還威脅她,“他說你要去碰她的話,我就把你全家給殺了。”

 

如今在看守所的劉某麗,每天都會夢見辛怡,“夢見你叫我媽媽,現在多希望你再叫我媽媽,所以你要快點好起來。”劉某麗稱,每天晚上做夢夢見辛怡在其身邊。

 

張少峰站在家中兒童貼畫前面。

 

劉某麗表示,出事之前陪辛怡過過一次生日,“那是在我家過的,那天給她買了好多玩具,辛怡玩的時候也很高興,”據其回憶,辛怡很喜歡跳舞,“音樂一放開,她自己就在那里跳,只要有音樂她就跳起來。”劉某麗表示,事發前自己每天和辛怡在一起,“騎著電動車帶著她去玩、去逛超市,辛怡很乖,(我們)在一起的每天都很快樂。”

 

當提出錄一段聲音給病床上的辛怡聽時,劉某麗說道:“辛怡,媽媽很想你,你早點醒過來吧。媽媽希望早點出去照看你,你要早點醒過來。媽媽對不起你,讓你這麼小受到這麼大的傷害,媽媽每天都在為你祈禱,你一定快點好起來,等到以後媽媽出去照看你。媽媽沒有做好,媽媽不是一個好媽媽。”

 

劉某麗看到辛怡躺在病床上接受電療的視頻後,其情緒激動,“辛怡你這麼小,看到你每天這樣接受治療,每天都接受這樣的痛苦,媽媽真的很想為你承受這些,你要早點醒過來。”劉某麗最後表示,看到辛怡這樣,自己的心像被針紮一樣痛。

{DM_AfterContent}
Reference:大中國

精選好文

{DM_BeforeComment}

推薦文章